上 阳 子 金 丹 大 要 · 陈 致 虚

自 序

  上阳子曰:金丹之道,黄帝修之而登云天,老君修之是为道祖,窠由高蹈,?铿长年,尔来迄今,历数何限。求于册者,当以《阴符》、《道德》为祖,《金碧》、《参同》次之。自河上公五传而至伯阳真人;祖天师得伯阳之旨丹成道,备降魔流,教仙翁济幽,旌阳斩蛟,是皆逢时,匡世救劫,斯乃真仙之余事耳。华阳、玄甫、云房、洞宾授受以来,深山妙窟,代不乏人。其间道成而隐,但为身谋,不肯遗名于世间者,岂胜道哉?复有传世存道,序传诗歌,或隐或显,宁具知乎?至于功高德重,尊居帝境,宰制劫运者,又难备知?燕相海蟾,受于纯阳而得紫阳以传;杏林、紫贤、泥丸、海琼接踵者多;我重阳翁受于纯阳而得丹阳,全真教立,长春、长真、长生、玉阳、广宁、清净诸老仙辈,枝分接济,丹经妙诀散满人间。唯紫阳《悟真篇》颇详,又得无名子诸公引而明之。我黄房公得于丹阳,乃授太虚,以传紫琼,我、缘督子得于紫琼。缘都子间气聪明,博物精通,挹尽群书,或注或释,总三教为一家,作《仙佛同源》、《金丹难问》等书,到此而丹经大备其意。悯怜修道之人,率多旁门,以伪乱真,故于卷中指出先天一气独是。谓若水银、朱砂、黑汞、白金、火候、抽添、安炉、立鼎,名之则是,用之则非。

  《阴符经》云:天性人也,人心机也。又云:天地,万物之盗;万物,人之盗;人,万物之盗。又云:人知其神而神,不知不神而所以神也。《道德经》云有无妙窍、玄牝神器,至有上善若水,不敢为天下先者,皆至言也。又如列子御风,庄周鹏运,虽皆寓言,却有深意。《金碧经》、《参同契》分明指出,金汞、火候、弦气、爻符,借易为准,其妙在于欲作服食仙,宜以同类者,取象于月,以验采铅,后之所述,无以易此。仙圣用心,普接未来,惟只先天真一之气而已。

  致虚夙荷祖宗积善,天地畀矜,游浪人间,年且四十,伏蒙我师授以正道。厥后复以青城老师亲传先天一气、坎月离日金丹之旨,抽添运用火候之秘,悉授无隐。粤从敬受以来,日夕兢惶,恐辜盟誓,且负所望,尽将从前浅闻陋学,烦恼业识,尽皆脱去,长为天地间一个闲人也。而为囊中丹材罔措,两稔于兹,访吕求朋,将集吾事。乃不敢秘,焚香告天,启白圣师、七真、五祖,遂乃引诸列仙丹经,作此《金丹大要》。其中冒禁详述,开显条说,直与后来学仙之士,辟门引路。上士至人,或于此中得而解悟,同步逍遥,即满素志。重惟世有先后,人有贤愚;文愈出而道愈明,世愈降而人愈昧。乃以神仙之说而为渺茫;或谓仙佛天之所生,非人可学。流而至此,复奈之何?老子曰:吾非圣人学而得之。中下之流,口欲修行而不用心于此,究竟甘分轮回,可深惜哉!所幸迩来抱材负器之士,参问寻广,较之古先,比兹稍众,虽无旌阳拔宅之举,安知地仙八百谶数将期,傥有识者应期立志,疾早求师,成道必矣。世有千蹊百径,专则所趋必至,好正则君子喜,务诞则邪怪凭,勤织无寒,力耕常饱,学弓能射,习水能游,坚固修行,必成仙佛。

  今夫百工而不求师,艺岂自精?一经而不求师,科岂必中?专心积善而学仙,亦必有真仙至矣。老子曰:谛观此身,从虚无中,因缘运会,和合受生。我师数指,先天一气,自虚无中来。致虚续曰:既自虚无中来,却非天之所降,地之所生,又非我身所有,亦非精,亦非血,非草木,非金石,是皆非也。谁得而知之乎?《易》曰:西南得朋,乃与类行。又云:君子以虚受人。佛谓 " 西方莲华世界 " 。马祖云:西江水。《悟真篇》云:药在西南是本乡。又云:蟾光终日照西川。又云:铅遇癸生须急采。又云:取将坎位心中宝,点化离宫腹内阴。太一真人《破迷歌》云:如何却是道,太乙含真气。太一岂非西乎?西南者,金火所在也;坎癸者,水铅所居也;黑铅是先天一炁,而隐于北方水也。然本无方位,故云 " 自虚无中来 " 也。《参同契》云:真人潜深渊,浮游守规中。领悟于此,何忧不仙?曰阴阳,曰夫妇,曰男女,曰铅汞,曰龙虎,曰鼎炉,许多名色,无非先天一气,状如细雨密雾,亦如明窗尘,亦如黍米珠。其道易知,其事易成,初无难也。故我师云:形神无为,而精气自然有所为;是犹天地无为,而万物自然化育也。

  修道的人,果得真师口诀,则恐光阴迅速,目下收料,汲汲成就我身,又何暇奔功名富贵而共人闲论哉?盖非得真诀者,于丹经内默猜暗想,无一可成,只得旁引曲证,阔论高谈,以度岁月,复何怪焉?且无知者妄造丹书,假借先圣为名,如《葛仙翁保生养命丹诀》、《达摩胎息经论》、《赵州十二时歌》、《庞公河车颂》,以致八段锦、六字气之类,其它文目更多,切不可信,要当以《参同契》、《悟真篇》为主。然未遇圣师面传,那有自悟?黄帝师广成子,老子师商容,孔子师老子,释迦师瞿昙;圣人皆拜真师,后世凡流,却要自悟,何其诳妄?唯有俊流,得师一指,闲处下工,无人知觉,一旦道成,显其神通,以为顿悟,此则有之。

  夫金丹之事,其中奥旨,不啻一件,只如药物、鼎器、玄牝、阴阳、太易、子癸、复震、屯蒙、水火、金木、母隐子胎、情性、龙虎、铅汞、主宾、刀圭、媒娉、白黑、雌雄、颠倒、沉浮、攒簇时节、朔望弦气、火候进退、斤两爻符、抽添、沐浴、烹炼、温养、换鼎、脱胎,似此等名,虽圣师叮咛训诲,犹恐乖错,安得凡夫而自会耶?故纯阳祖师云:当时自饮刀圭酒,谁信无中养就儿?辩水源清浊,木金间隔,不因师指,此事难知。紫阳翁云:饶君聪慧过颜闵,不遇真师莫强猜。今留试金石三寸于此,别其真伪。

  凡学仙子,先一试之。若得至人传了,首以《参同契》、《龙虎经》、《悟真篇》,此数书内,问无不知;顺了逆明,横串直贯,指南透北,识西就东,只此便是。何以故?盖圣贤之言,亦有顺求,亦有逆取,双关二意。晓了一般,若邪师俗子,妄谈臆会;问他以上数书,则懡 [ * ] 其说;直也不了,横也不知,纵能直知,逆又不了;此处有著落,便试了也,且得人最难。纯阳帝君、海蟾、重阳诸祖,特悯世之闻道者少,虽证帝位,立誓度人,故出没变化,往来尘世,必其可者度之。是此,金丹之道,神仙能授与人,而不能必其成,却能知其必成之人,是以度之。必成之人耳口自别,何哉?大智慧的口求之而心愈低下,耳听之而思所以行。上阳子曰:予昔未闻,拟若得之,要与世人尽谙此道,不相瞒隐。及既得闻,审思密视,果无其人堪传此者。纯阳翁云:茫茫宇宙人无数,几个男儿是丈夫?俗眼看来,丈夫而非男儿乎?蒙师密授,吾乃今而后知真仙圣师意,岂不欲人人领悟,个个圆成?争奈世人不及者众,过者大多百般蔽阻,无由见闻是道也,不及以言传,而非言则何以闻?

  谓不可以言传者,缘以时人习卑识陋,不足以语之也;必固语之,彼岂信受而行之哉?是曰不可以言传也。果若非言,云何口授?今人直以无言是道,宁知于中妙语更多,但非六耳所可共听。否则圣人明示直说,何乃从古隐到而今,转不可说?

  后之学者慧眼未开,宜先审其忠孝、正直、善恶、贤愚。大道非正人君子、非素所好善者,端不可与,切莫嗜利,妄泄轻传!倘非其人,彼此受谴,况欲其敬师成道乎?《黄庭经》曰:授者曰师受者盟,以代割发肌肤全。携手登山歃液丹,金书玉景乃可宣。太上微言致神仙,不死之道此其文。天地之间,此事最大,非重盟誓,孰敢泄机?比授非人,已彰明谴。紫阳三传非人,三遭其难,仙经具载,可不戒之?顾惟禁秘不传,则是拒抑;仙子不能接引方来,拒秘非宜,但当审择。仆之念此熟矣,遂作《金丹大要》,直述无文,便于观览。

  所谓要者,在于庚方月现,子时癸生,取先天地真一之气。是气即黑铅也。当此之时,药物真正,水源至清。然月之现,存乎口诀;时之子也,亦要心传。广成子谓黄帝曰: " 慎汝内,闭汝外,多知为败。我为汝遂于大明之上矣,至彼至阳之原也;为汝入于杳冥之门矣,至彼至阴之原也。 " 老子曰: " 天地之间,其犹橐籥乎?虚而不屈,动而愈出,多言数穷,不如守中。 " 孔子翼《易》曰: " 一阴一阳之谓道,偏阴偏阳之谓疾。 " 魏伯阳曰: " 类同者相从,事乖不成宝。 " 崔公《入药镜》云: " 是性命,非神气,水乡铅,只一味 " 是也。天性之道,或有自悟;天命之妙,必待师传。无名子云: " 偃月炉,阴炉也。中有玉蕊之阳气,即虎之弦气也。朱砂鼎,阳鼎也。中有水银之阴气,即龙之弦气也。金丹,即此二火之气,调停和合以成。 "

  然吾所谓,神与气、精,迎、送、动、止,凡百作为,皆主于意;色、声、香、味、触,皆关于意;意为即为,意止即止。故求丹取铅,以意迎之;收火入鼎,以意送之;烹炼沐浴,以意守之;温养脱化,以意成之。故崔公云: " 一日内,十二时,意所到,皆可为。 " 此之谓大要也。有能猛省如前试金石,则得金丹大要之要也。

  既得其要,不妨求侣问财,以成真人。噫!世有以万金而买功名者,其身安能久乎?世有以万金而济死者,其尸能载生乎?运有否终,唯道长久!亦有闻道之士,不肯直下承当,勇锐向前,疾早便做,乃欲待其功名志满,诸事已了,方成此道,又惑之甚!忽忽天不与年,身捐于世,悔能何及?佛果云: " 只今休去便休去,若觅了时无了时。 " 祖师云: " 试问堆金等山岳,无常买得不来无? " 弃万户侯而为身者,张子房焉;弃万金赀而求道者,马宜甫焉。今之视昔,谁能及之?后之视今,早宜参悟。

  上阳子曰: " 大修行人,已得师传,先结丹友。 " 薛真人云: " 我今收得长生诀,年年海上觅知音。 " 又云: " 几年湖海觅仙俦,不做神仙不肯休。 " 泥丸翁云: " 若无同志相规觉,时恐炉中火候非。 " 陈虎丘云: " 朝朝惟切寻同志,走遍东吴不见人。 " 盖得知音道侣,乃相规检,匡其不逮,以共成道。亦有善侣而未闻道,财则有余,是宜贸易两相成事。故庞蕴溺财求药,傅大士唱买妻子,皆同此道也。

  是以释氏修定坐禅,以土制铅,以铅制汞,铅汞归鼎,身心不动。是云 " 修禅入定 " 。今之所谓禅者,皆琉璃瓶子禅,行也打碎,坐也跌碎。世惟皮可漏子禅,扯亦不断,咬亦不破;若人参得皮可漏子禅,则铅与汞自相投矣。三教一家,实无二道。其分彼我者,乃是一个盲人鞭骑瞎马而与人较胜负,岂不为明眼底所笑!圆悟云:禅非意想,以意想参禅,则乖道,绝功勋。以功勋学道则失,直须绝却意想。唤什么 " 作禅脚,跟下廓 " 尔,无禅之禅谓之真禅,如兔子怀胎;绝却功勋,唤什么 " 作道,顶门上照耀 " ,无道之道谓之真道,似蚌含明月。佛祖留下数百公案,见性为先。是此,金丹大要,禅道俱明,仙佛同证,性命二者,皆要了知。既得了知,宜加精进。上阳子曰:是此,金丹大要,访诸仙圣之书,发明先天一气之妙,开引后来之人,于中显露泄漏尤多。夫此何故?是予早年素有此志,未遇真师,不明其要,阅诸丹经,杳难捉摸,思考不及,研穷无方,废寝忘餐,每留此憾。

  神仙之道,因执为无,非遇圣师分明指示,则与凡流同归腐朽。是因师指,尽以其间难形言者,悉皆详述,作为此书名曰《金丹大要》,以续往憾,与后来人出只慧眼。不可施于笔者笔之,不可发于语者发之。后道之士,因缘获睹。是此,《金丹大要》如对圣师亲相授付,当知火药悉具,运用皆全。上阳子曰:是此,《金丹大要》十卷,首卷虚无三章以象三才,二卷上药一章以体法身,三卷妙用九章以证九还,四卷须知七章以验七返,五卷积功诗歌以分邪正,六卷累行序说使无著象,七卷发真问答,接引群生,八卷修真图象,示可印证,九卷越格拟古,最上一层,十卷超宗酌古,见性成佛。卷卷皆备铅汞火候。学道之士,首卷不悟须寻二卷,三卷不达四卷须知,次第熟览,无一不备。

  吾之成此《金丹大要》多重言者,切之故也;多俗语者,显之故也。宁免泄露,冒渎真诠,然恐方来无直悟底。自非宿有仙骨者,不能闻是《金丹大要》之名,况云欲得而诵之乎?非有大因缘者,不能存是《金丹大要》之旨,况云欲得而了之乎?非有大智慧者,不能入是《金丹大要》之路,况云欲得而行之乎?非有大功德者,不能亲是《金丹大要》之道,况云欲得而修之乎?上阳子曰:大修行人,已证脱胎神化,若复得此《金丹大要》,可以再进向上功夫;其有十月圣胎已完,若复得此《金丹大要》,可以参证出入去来;若初下手得药入室,是此《金丹大要》,可以保养全功;亦有闻道蒙惑怀疑所未决者,是此《金丹大要》中,有试金之石,即可辨验过得实,疾早下工,更莫迟疑。

  《入道诗》云: " 人身难得今已得,正道难明今已明。此身不向今生度,更向何生度此身? " 上阳子曰: " 复有得此《金丹大要》,不能明了于中奥旨,便可像绘祖师纯阳、重阳、丹阳三仙真形,晨夕香花,一心对像诵念是此《金丹大要》一遍,乃至十遍、百遍、千遍,日积月深,初心不退,愈加精勤,自感真仙亲临付授,是学仙子顿尔开悟,理路透彻,心地虚灵,即时脚跟踏得实际。

  夫何以故?玉命见授丹阳真君,掌领仙籍,巡行天下,察人功勤,注上丹台分遣,已成真人、仙子,下为人师,移文录司主,借财宝成就学仙之士无上妙道,以成真人。

  是学仙子,精专注想,因缘遭逢;是学仙子,不惮苦辛,恳求至道;是学仙子,勿以天高地厚,难以感通;是学仙子,勿以大道窈冥,非凡可学;是学仙子,勿以阴阳分位,非人能成;是学仙子,勿以性命由天,非我所有;是学仙子,不作是见,不作是闻,勇猛智慧,即得性海汪洋,命源流润;是学仙子,列名书丹,冥心究竟。是此,《金丹大要》或触事物,或过经筵,或在舟船,或行道路,或对镜容,或照水影,或观淫房,或睹屠杀,或因童戏,或见僧坐,筑着,磕着,偶一觉悟,从之而入,倮倮洒洒,圆圆陀陀,得大自在;恰如贫人于房舍中掘得祖父一窖金宝相似,方知此是自家之物,多年弃藏,一旦得之,受用不尽。上士至人,昔蕴大乘根器,又复得此《金丹大要》一诵,再忆豁然见性,即佛即仙,如嗜宝人道旁拾得无价明珠,喜庆无量。学仙之士愿以生死为一大件,早收药物,成事丹炉,白日腾身,高奔帝境,实我志也。

一 、 图 说

  盖道之精微,莫如性命。性命之修炼,莫如归一。古圣高贤,将性命归一之旨,巧喻外物,不肯明示直论,所以世之无双修者矣。

  余之所续图者,非敢妄泄也,是尊《楞严》之漏尽,表《华严》之奥旨,会诸经之散言,以归正图,方知慧命是不外乎窍矣。且此图之所立者,是愿同志之士,明此双修之天机,不堕傍门。方知真种由此而怀,漏尽由此而成,舍利由此而炼,大道由此而成。

  且此窍也,乃是虚无之窟,无形无影。炁发则成窍,机息则渺茫,乃藏真之所,修慧命之坛。名之曰海底龙宫、曰雪山界地、曰西方、曰元关、曰极乐国、曰无极之乡,……名虽众多,无非此一窍也。修士不明此窍,千生万劫,慧命则无所觅也。

  是窍也,大矣哉!父母未生此身、受孕之时,先生此窍,而性命实寓于其中。二物相融,合而为一。融融郁郁,似炉中之火种一团太和天理。故曰,先天有无窍之消息。故曰,父母末生前,炁足胎圆,形动胞裂,犹如高山失足,力地一声,而性命到此,则分而为二矣。自此而往,性不能见命,命不能见性。少而壮,壮而老,老而呜呼。故如来发大慈悲,泄漏修炼之法,教人再入胞胎,重造我之性命。将我之神炁入于此窍之内,合而为一,以成真种。如父母之精炁入于此窍之内,合而为一,以成胎孕。其理一也。

  夫窍内有君火,门首有相火,周身为民火。君火发而相火承之,相火动而民火从之。三火顺去则成人,三火逆来则成道。故漏尽之窍,凡圣由此而起。不修此道,而另修别务,是无所益也。

  漏尽图第一

  所以千门万户,不知此窍内有慧命主宰,向外寻求,费尽心机,无所成矣。

  且道之妙用,莫如法轮。运行不蹊,莫如道路。迟速不等,莫如规则。限数不差,莫如候法。

  是图也,大备法全,而西来真面目,无不在此矣。且其中之元妙行持,莫如呼吸。消息往来,莫如阖辟。不外道路,莫如真意。有所起止,莫如界地。舍己从人,备著此图,全泄天机。愚夫,俗人得之,亦无不成也。

  苟无其德,纵有所遇,天必不附其道。何也?德之于道,如乌之羽翰,缺一无所用也。必须忠、孝、仁、义,五戒全净,然后有所望焉。而其中精微奥妙,尽在慧命经中。两相参看,无不得其真矣。

  六候图第二

  盖此图于前二图,原是一也。所重续者何为?是恐修道之人,不知自身有法轮之路道,故备此图,以晓同志耳。盖入能通此二脉,则百脉俱通矣。所以鹿之睡时,鼻入肛门,通其肾脉,鹤龟通其任脉。三物俱有干岁之寿,何况人乎!修道之士,既转法轮以运慧命,何患不长其寿而成其道也。

  任督二脉图第三

  且此图,《楞严经》原本有之妙旨,俗僧不知道胎者,因当初未续图之过耳。今以阐扬,修士方知如来有道胎,真实之功夫在矣。

  道胎图第四

  盖胎者,非有形、有像,而别物可以成之,实即我之神炁也。

  先以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