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是 太 空 人 的 试 验 品

第七章 人向哪去

  太空人制造了人,又监护着人类走向明天,他们为了顺利地实现这种监护,自然需要人的最低限度的配合,这种配合就是第一生命系统——生物欲望的诱惑使人不断地追寻美好的明天,第二生命系统——精神崇高和情感净化使人类在一定规范中有序地发展。

  《圣经》:第七天,上帝休息了。

  我们在破译到此告一段落。感谢各位所有直接和间接帮助过、启发过我们的人,所有的灵感都不是出于 " 科学 " 。我们相信,在不久的将来,人们必定会用全新的目光审视本书提出的所有命题。

  破译的目的绝不在于追寻以往,更重要的为了 " 开辟 " 未来。

  达尔文的进化论曾经支持了自上个世纪开始的社会革命,我们本书提出的 " 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 " 的观点也将影响未来社会人类的思维和行为模式,这是肯定无疑的。

  这里无可回避地会遇到这样的提问:以 " 人至上 " 的学说指导的社会运动必然给人类以鼓舞,容易形成轰轰烈烈、波澜壮阔的规模;而以人是 " 被制造的 " 理论指导实践,人类的 " 尊严 " 受到极大的伤害,社会运动还有什么意义,人类社会不是显得很悲哀吗?

  确实,答案是肯定的。但是,就 " 真理 " (我们通常认为: " 真理 " 是相对的)而论,这里首要的前提本身即是错误的,那就是 " 人至上 "

  社会运动形式上的轰轰烈烈在什么范畴、以什么标准反映社会历史,这是另外一个话题。我们这里着重要说的是人类社会运动的位置和方向。

  在英国科学家道金斯的考察中,他发现基因个体 " 本能 " 地具有 " 自杀 " 行为,进一步的考察证实,基因个体的自杀有利于群体,这 " 人格化 " " 品质 " 甚至很容易使人联想到《董存瑞》电影中的镜头:董存瑞手托炸药包,拉响了导火索,口中喊着 " 为了新中国,前进 "

  同样,如果读者承认人是被太空人制造的这一命题,接下来也必然会承认人生的意义是有方向的,并且对于每一个具体的人来说,他的人生 " 位置 " 只有放大在全人类的生存环境中来看待,才是有意义的。

  历史上,哥白尼等人因为提出了 " 日心说 " 伤害了当时所谓的 " 神学尊严 " ,遭受不公正的待遇,准确地讲这反映了人类认识史上的某种必然。之后达尔文提出进化论,亦有人受不了 " 猴子是人的祖先 " " 羞辱 " 而愤愤不已。我们更提出人是 " 产品 " 一说,岂不更使人难以接受。但人类的认识视野是逐步扩大的,人类的 " 精神支柱 " 应该建立在认识的基础之上,而不是相反。从 " 天圆地方 " " 时空无限 " ,再到 " 有限与无限的统一 " ,人类一次次更新自己的认识标准,人类在 " 忘我 " 中一步步走向 " 自我 " ,这才是人类的骄傲。 1 、探寻明天的蛛丝马迹

  遍及全球的早期神话传说和宗教里几乎都有关于人类未来命运的预言。

  玛雅文化中就有神会在某一时期再次光临地球的神话;著名的金字塔神庙台阶每隔 25 年修建一级,以此来计算神再来的日期;记录在上古埃及草纸文书中的古文献里也有神会再次光临的内容……

  科学实验已经证明,人在临终之际,有五至二十克的物质 " 逃逸 " 了。

  美国太空总署拍摄的一张月球照片显示,在月球表面突然耸立起一个巨形十字架,有人认为这与基督教《旧约》中人类最终命运的预言有关。

  诺查丹马斯的大预言,罗马俱乐部的研究报告,牵动着人类探索未来的神经触角。

  没有明天就没有信仰,没有信仰就失去了人类文明的基点。老子说 " 恍兮惚兮,惚兮恍兮,是为道。 "

  在遍及全球的早期神话传说和宗教里几乎都有关于人类未来命运的预言。例如,现已发现的玛雅文化中就有神会在某一时期再次光临地球的神话,甚至玛雅人的建筑艺术也深受这种思想的影响,著名的金字塔神庙台阶每隔 25 年才修建一级,用这种方法计算神再次到来的日期;记录在上古埃及草纸文书中的古文献里也有神会再次来临的内容,金字塔中保存尸体的思想和方法就与此有关,因为古埃及人相信,当神再来的时候, " " 可以使他们死去的肉体复活,据说经现代科学研究证实,保存在金字塔中的木乃伊细胞依然具有生命力。

  今天,精密的检测已得出定论:人在临终之际,有五至二十克的物质 " 逃逸 " 了。在所有关于人类未来命运的上古预言中,《圣经》里关于末日审判的思想对后世的影响最大,意思是说在人类的某一个时期,那些抛弃了我们的神会再一次光临地球,整个人类都将接受神的最后审判,善良的人将会被神迎入天堂,而邪恶的人将被神打入地狱,到那时 " 日头就变黑了,月亮也不放光,众星都要从天上坠落,天势都要震动。那时,人事的兆头都要显在天上,地上万族都要哀哭。 " (《福音书》)

  对上述 " 神再来 " 的思想、 " 末日审判 " 的思想我们今天所知甚少,因为有许多曾被批判过的问题在困扰着我们:神是什么?人类是从哪里来的?神话和宗教都是虚幻的吗?精神和肉体的关系究竟是什么?宗教中人类 " 原罪 " 的思想指的是什么?等等,这些问题不解决,使我们很难对宗教和神话作出合理的解释,更不能准确把握宗教预言中人类未来命运的真正含意。

  最近,一则惊人的消息使许多人感觉到重新看待宗教、神话关于人类未来命运的预言。据美国太空总署最近拍摄的一张月球照片显示,在月球表面突然耸立起一个巨型十字架。英国《太阳报》的一位记者将这幅照片公诸于众。从十字架放射的金属光泽来看,不少科学家推测它是由纯金铸成的。问题是这十字架并不是地球人类建造的,更不是月球自然形成的。许多宗教界人士将这座突如其来的金十字架与基督教相联系,认为它与《旧约》中人类最终命运的预言有关。

  公元 16 世纪,即距今 400 多年以前,法国大预言家诺查丹马斯写下了令后人惊恐不安的警世预言诗事《诸世纪》。据后来的研究者宣称,诺查丹玛斯的预言准确率高达 99 %,正因为如此,人们特别关注《诸世纪》中关于人类最后命运的大预言,这不但是因为预言本身太过可怕,而且因为预言中人类毁灭的时间已经迫在眉睫。

  《诸世纪》第 10 卷第 72 篇,出现了这样一首奇怪的诗:

   1999 之年, 7 月之上,

  恐怖的大王从天而降,

  致使安哥鲁靡阿(音)大王为之复活,

  前后由马尔斯(音)借幸福之名统治四方。

  从这首诗的前后内容看,它似乎在说人类的毁灭,时间是 1999 7 月,距今还有不到 5 年的时间。

  无独有偶,《圣经》中也保留了人类将要被毁灭的预言。《旧约》上曾记载说 " 你们(犹太人)再回到故乡建国的时侯,就是世界终结的前夜。 "" 到那时主将作最后裁决。 " 大家知道早期的犹太人国家在罗马人的入侵下被毁灭了,所有犹太人被迫背井离乡散居世界各地。第二次世界大战中,居住在欧洲大约有 1200 万犹太人,但其中 60O 万被德国法西斯残酷地杀害了。二战结束后,在美国等国家的扶持下,犹太人开始在故乡——中东地区建立国家,称为以色列,时间是 1948 年。

  单从时间上看,诺查丹斯预言的 1999 年,与《圣经》所指 " 世界终结的前夜 " 的时间相去不远,大体都在本世纪后半叶。二相佐证,似乎更增加了诺查丹玛斯预言的可信性。但是,实事求是地说,我们至今没有完全读懂诺查丹玛斯这首可怕的预言诗,它太晦涩了。目前许多对《诸世纪》解的著作牵强附会的成分很大,使人难以置信。

  人类探索未来的脚步声并没有被诺查丹玛斯 1999 年毁灭的预言吓住,本世纪以来,人们立足现代科学发展起一门新的学科——未来学。 1968 4 7 日,一个专门洞察人类未来的团体诞生了,这就是著名的罗马俱乐部。使这个俱乐部名声大噪的是它提出的第一篇研究报告——《增长的极限》,这篇报告从人口、粮食、环境、能源、经济等方面对未来社会进行了灰暗的预测,资料翔实,论证充足,引起世界强烈的反响,在短短 10 年里,这篇报告再版十几次,被译成 30 多种文字,发行量达数百万册,许多大学都将其作为教材使用。实际上,早在 1945 年美国空军就成立了一个未来的预测机构——兰得公司,为美国空军未来的装备及战略提供有益的建议。现在不但是各国政府拥有类似的机构,而且世界性的大公司也都拥有自己的未来研究机构,以保证该公司长期投资利益。

  但立足于现代科学的预测只能是短期预测(几十年,最长不过一、二百年),它不能作出人类最终的预测。事实上,在我们没能解破诸如人类起源之谜,精神现象之谜,史前文明之谜之前,任何对人类未来的预测都是不全面的。 2 、诫命的意义

  物化的未来是人类狭隘理想的局限。

   6000 年人类的文明史创造的物质迅速扩张,而人类大脑却丝毫没有进化;物质的膨胀是对人体进化的 " 滞后 " ,并且 " 物质文明 " 的发展已经到了失控的地步。

   6000 年人类发展只是一条血腥冲突的道路,以致于不少哲学家承认推动历史 " 前进 " 的不是善而是恶。

  人类每天都在走向一个完全陌生的宇宙空间。

  诫命是太空人与人制定的契约,它的方向是未来,它的内容属于精神世界。

  非常有必要指出的是,诫命主要针对的是人的第一生命系。

  如前所述,大洪水时人类事先普遍受到过神的 " 警示 " " 警示 " 可以看作是预知未来的太空人向无预测能力的人类的善意忠告。

  对于人类来说,预测未来的柜架历来离不开 " 物化 " 的概念,最突出的例子表现在生产力、生产关系这样一些概念之中。如果有一天人类进化到 " 辟谷服气 " 的境地,无需吃饭,也用不着穿衣,那么表现为粮食、住宅等等的生产力还有什么意义!

  人类的历史反复印证着自身的局限。

  在人类文明史的 6000 年中,尤其是近一、二百年里,我们创造物质世界的速度在惊人的变化,几乎每天都有无数新产品走入人们的生活中;每天都有无数新信息闯入人们的大脑中;每天都有无数新发现被载入史册中。物质世界在人类的推动下正像海洋微生一样成几何级数在迅猛扩张。而有趣的是,创造这些东西的人类在进化方面却久久停滞不前,现代医学和遗传学证实:人类身体的进化并没有象这个世界变化那样明显,甚至可以说在几千年里没有发生任何新的变化。这样就产生了两个问题:

  第一,在几千年前,甚至在几万年前,我们人类的大脑就已经包含了创造今天文明以及今后文明的各种能力(因为我们大脑的物质结构丝毫没有进化),为什么文明的发展与人体的进化不同是同步的呢?这种能力是与生俱来的还是后天进化起来的?为什么在几百年前就有人说:我们人类原本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只是统统忘记了,学习就是回忆呢?

  第二,面对这个飞速发展的物质世界我们是否有能力控制它呢?我们发明了有机化学和无机化学,但我们正被有毒害性的化学品紧紧包围着;我们发明了热核武器,却时时恐惧这些具有毁灭性的武器;我们发明了电子计算机,但每年都在电子计算机的反叛下(病毒)损失几百亿美元……我们正被自己创造出来的东西所困扰,严重的是,这种困扰将会越来越多。这是人类进化的标志,还是退化的标志?

  此外人类 6000 年的历史走的一条血腥的道路,部落间的冲突,国家间的战争,个人之间的勾心斗角遍及历史的每一个角落,重重叠叠。难怪大哲学家黑格尔说:推动历史向前发展的动力不是善而是恶,不是正义而是不义。如今,西方国家道德沦丧,人们对自然的破坏不遗余力,贪婪、自私、凶暴无一不体现了丑恶的一面,难道人类社会的发展与进步必须站在不义和丑恶两个轮子上吗?这是历史的必然,还是历史的失误呢?为什么源于早期神话的世界宗教都主张用善良和博爱来推动世界的进步呢?我们离 " " 的要求越来越远!

  还应当看到,我们居住在这颗星球以每秒 30 公里的速度围绕太阳旋转,太阳以每秒 250 公里的速度带着我们围绕银河系中心旋转,每年行程 79 亿公里,而银河系又以每秒 600 公里的速度带着太阳系向长蛇星座奔去,每年行程 190 亿公里。我们人类每时每刻都在走向一个完全陌生的宇宙空间,与浩渺无垠的宇宙相比,人类真是太渺小,太脆弱了,不要说宇宙中个别的流浪汉(行星)、强电磁场的轰击、微生物病毒、弥漫稀薄的星云等,即使在匆匆的旅途中那怕一些微小的变化,宇宙引力场或大或小,温度或高或低都会使我们遭受灭顶之灾。

  人类这种基于自身认识程度上的局限是依靠自身无法克服的,如同井蛙不知东海。

  太空人制造了人,又监护着人类走向明天,他们为了顺利地实现这种监护,自然需要人的最低限度的配合,这种配合就是诫。

  诫命的思想广泛见诸于上古神话传说,最集中的体现在宗教之中。

  如果我们仔细分配所有这些诫命的内容,就会发现,诫命主要针对的就是人的欲望——即人的第一生命的简单欲望的泛滥。非常有必要指出的是,这些欲望从本质上说,正是人类自身对明天的 " 美好 " 追求。我们说,这不仅具有讽刺意味,而且更主要的是,使人感到迷茫。

  这种迷茫很容易被各种社会学说误解或曲解。

  一种观点认为,诚命的合理性在于:诫命是基于人类历史发展的需要,对人的行为的有益规范。比如男女性关系的混乱,不利于人的优生,也不利于家庭关系的稳定以至生产的发展。

  另一种观点则认为,诫命的 " 反动 " 性在于:它希求以一种恒定的思想方式和行为准则束缚人的革命精神,为旧制度的统治阶级服务。

  这两种截然相反的观点都带有明确的功利主义的色彩,毫不掩饰地把诫命说成 " 人为的宗教 " ,这显然是错误的。因为现代人已经能够从人类社会的各个角落发现超越人类智慧的精神世界,进而也就有理由怀疑人类的道德标准。

  诫命的终极意义实在不是地球人能够求解的方程式,我们提出这个只在于深化与读者的沟通。曾经多次获得诺贝尔文学奖提名的希腊作家 N ·卡赞扎基斯,早年曾投身革命,最后回归基督。他写过一本很有名的著作《基督的最后诱惑》,在这本书的序言中他说: " 基督的一生无时无刻不是冲突与胜利。他战胜世俗欢乐的无法抗拒的诱惑,战胜一次又一次诱惑,不断使肉体升华到精神,自己也随之升高。他走到髑髅山巅,被钉到十字架上。 " 如果把诫命作为一种与诱惑的斗争,不知道 N ·卡赞扎基斯的这段话可不可以作为我们提出问题注解。无论如何,他的 " 使肉体升华到精神 " 的见解,肯定与诫命有某种相关的意义。 3 、窗开何处

  美国科学家预言,基于全球、尤其是东方人体神秘现象与特异功能的普遍涌现,下一个世纪人类将必然分化。分化的结果不亚于达尔文学说中的人和猿。

  科研人员的调查表明,体力、智力的优劣与特异功能的有无没有必然的对应联系。相反, " 后天教育 " 较少的人,特异功能者比率居多;年龄较小的儿童,特异功能大多都有。

  有理由相信,《圣经》中记载耶稣五饼二鱼分发不完的故事不是虚构。

   " 科学 " 调动不了人的潜能。

  美国关子 " 临终奇遇 " 现象的调整测验表明,数以万计有过这种 " 临终奇遇 " 现象的调查测验表明,数以万计有过这种 " 临终奇遇 " 经历的人,不仅具有神奇的真实性,使自身更有超脱尘世的气质。

  《圣经》:通向天堂的门是一道窄门。

  就在社会舆论普遍鼓吹 " 向信息社会进军 " 的今天,全球最杰出的科研机构和科学家们却把他们敏锐的眼光投向了人体特异功能。

  美国一位杰出和科学家甚至预言,由于特异功能的大量出现,下个世纪人类将要分化。分化的结果,不亚于达尔文学说中的人和猿。

  科研人员通过对特异功能者的观察和了解发现,论身体素质,这些人并不特别强壮;论智力,也不是聪慧过人,有的甚至并不十分机灵。那么在普通人中,究竟有多少特异功能者,或者,有多少人具有特异功能的潜能呢?

  研究发现:年龄相对大、接受后天 " 灌输教育 " 多的人,特异功能的比例要小;相反,年龄相对小,接受 " 灌输教育 " 少的人,特异功能的比例要大。北京大学的几位副教授,曾对一所小学 10 岁左右的少年进行普遍的检测。检测不分性别,随机进行。令人震惊的是,这些被测的少年在经过一些 " 诱导 " 后,有 60 %左右的人都具有类似 " 耳朵认字 " 的功能。这一研究结果在《自然杂志》发表后,引起很大反响。上海、北京、西安等各地的一些科学工作者在当地对 10 岁左右的少年儿童进行特异功能的诱发训练。成功率在 40-60 %。上海在对南市、虹口、闸北、徐汇、长宁、嘉定等区县小学生的实验更是成功,有时一次诱发就有 30 %的人,有时经多次诱发,成功率可达 90 %。

  《圣经》中记载着耶酥 " 五饼二鱼 " 的故事,故事说,耶稣从只装着五饼二鱼的容器里往外掏饼和鱼,不停地发给饥饿的人们,那五饼二鱼居然永远发不完。

  类似这样的故事在我国神话传说,甚至古典文学作品中不胜枚举。今天,我们无需借助故事,许多具有这类功能的气功师、特异功能者遍布全国各地。

  科学正试图把气功、特异功能归结为 " 人的潜能 " ,如果真是人的潜能,那只能来自人的第二生命系统,而第二生命系统,必须是太空赋予的。在《圣经·新约·马可福音》中,耶稣被世人称为 " 我的老师 " ,是否就蕴含着这样一层深意?

  气功、特异功能无一例外地都离不开 " 修行 " 。恩格斯也讲过,在宗教活动中最重要的是仪式。 " 修行 " 也罢,仪式也罢都可视作一种非人为(或非灌输)的学生。

  这种学习,就是我们步入明天的唯一的钥匙。气功大师在诱导弟子学气功时,有一个招式叫 " 开天窗 " " 天窗 " 开了,就好接收信息。对于整个人类来说,窗开何处才能诱发第二生命系统,搭上太空人 " 接乘 " 我们的天梯呢?

  近几个世纪以来, " 临终奇遇 " 一直成为世人众说纷坛的奇异现象,不少人在临终时会切实感受到一种游历,有的人起死回生后向周围的人复述这段游历,居然与某种起死回生者并不知情的现实完全一致。这现象近年来已引起医学、心理、精神等学科专家的重视。 1982 年的盖洛普民意测验显示,约有 800 万美国人有过 " 临终奇遇 " 的经历。一名叫格雷逊的教授经过充分调查发现,凡有过此种经历的人都似乎不再畏惧死亡,反而比以往更充满生机,不怕冒险和孤独,同时还具有一种超脱尘世的气质。

  人作为太空人的试验品,绝对不会说 " 死了就什么都没有了 " 。在人类探索生命明天的进程中,请让我们看看《圣经》中的这段话:通向天堂的门是一道窄门。

  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上下而求索。

  举起你的手,仰望天空。

上一篇 返回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