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 是 太 空 人 的 试 验 品

序言

  生命的起源向来被视为第一科学谜案,人类迄今为止几乎所有的科学探索都是围绕这一命题展开的。

  你是谁,你从哪里来,又到哪里去?

  五千年的人类文明史,人类辛辛苦苦构建了 - 自己的 - 知识大厦。在这座大厦里,人们贪婪地填充数不清的学说和定理。人们把这些学说、定理粘合起来,试图建造一座人类的通天塔。人们自豪他说,这是科学的进步。

  在这个 - 庞大完美的科学体系 - 中,人类生命的起源就成了某些人导演的一部动画片:瞧,六十万年前开始的旧石器时代;瞧;一万年前开始的新石器时代……猿猴在 - 导演 - 的指挥棒下,一次次拔掉身上的兽毛,去掉了尾巴伸直了腿,终于 - - 成了人。

  可是,现实是无情的。近一百多年的考古发现,使那些善良的学者们不得不惊恐地注视着一个又一个被挖掘出来的 - 历史 - :金字塔里发现了一万年前的人造心脏;非洲大陆发现了亿万年前的核反应堆;古老的图书馆里发现了与那个时代不相符的科技文献;印度马享佐达摩史前古城遗址中发现了原子弹爆炸的痕迹,古老的地层中出土了先进的金属制品;公元前的沉船里打捞出精密的科技仪器……

  面对这一切, - 科学 - 感到茫然。换句话说,我们必须对这样一个奇怪的现象做出合理的解释;一群使用着笨拙石器的原始人在那里一边喝着可口可乐,一边看着镭射激光彩色电视片,在不可能的年代里发生了不可能的事情,这就是问题的症结。

  这越来越多的考古发现与现代理论形成的尖锐对立,中间完全没有调和的可能。人们只能在二者之中取其一:要么痛苦地怀疑今天关于历史的既定结论,要么闭上眼睛永不睁开。

  确实,怀疑需要勇气。

  埃及的金字塔没有错,沉没于大西洋海底的古城没有错,寒光四射的 - 越王剑 - 没有错,古人留给后世的神话和传说也没有错,错的是我们!我们错在没有勇气去面对这些疑问,错在不敢正视与现有理论相冲突的所有发现,错在妄自尊大地认为地球文明是宇宙间唯一的独花果。

  怎么办?错误不能再延续,我们有义务使古老的谜案在今天被破译,一句话,我们必须面对现实。事实上,我们所谓的 - 现代科学 - ,其发端充其量不足 200 年历史,今天已经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这 - 山穷水尽 - - 结局 - 是有目共睹的。有鉴于此,西方人乔治·萨顿写了一部书《科学的生命),把 - 科学的目光 - 转向 - 东方。 -

  如果曾被人们视若神明的 - 现代科学 - 的威信今天都受到 - 科学家们 - 自发的挑战,那么我们把目光投向年代古远已到可考的 - 泥板文书 - - 八卦 - 等等,又有什么值得感慨的呢。

  怀疑又充满着希望。

  当今世界 - 灵学 - 蜂起,从西方的 - 外太空实验室 - 到东方的 - 周易学会 - ;从气功、特异功能到占卜、预言家;从 UFO - 旅行者探测器 - ,甚至还有风水学、招魂术……但是,这众多的 - 大师 - - 灵学 - 给我们列出了太多的科学之谜 - 方程式 - ,这些 - 方程式 - 普遍要求获得正确的解唯一的解,这个 - 任务 - 该交给谁,或者说谁能够令人信服地 - 胜任 - 呢?

  某甲说,他看见了如来;某乙说,他闻到了万里之外的花香;某丙说,他拜会了千年以前的古人;某丁说,他曾与外星人 - 对话 - ,某戊……归纳说来,所有这众多纷繁的奇闻怪事都表达着同一个人信息:上帝在注视着人。

  现在的问题是,上帝注视着人,上帝想要干什么?如果回答不了或者说根本不存在这后一个问题,前面所谓 - 生命谜案 - 的问题就成了无本之木,未免显得滑稽、荒谬。

  我们回答了这个问题。

  我们也回答了如本文开篇所述与此相关的种种问题。

  我们自信自己的 - 回答 - ,也同样自信在这个问题上别人从未回答过或者说回答的不令人信服,那么,我们何以会如此 - 自信 - 呢?

  如果你阅读了我们的这篇序言,并且认为我们这样一种 - 交谈 - 方式,语气是肯定的但不是强加于人的;推论是严谨的而不是 - 信马由疆 - 的;观点是依据全人类的历史思考为 - 底垫 - 经过 - 提练 - 的,而不是偏激的,是你能够接受的,那么,请你阅读我们这部书——《人是太空人的试验品》

返回目录 下一篇